博文

目前显示的是 十月, 2009的博文

杂记

深爱,
源于感觉,
和对你的痴情。

等待,
为了那句承诺,
和对你的爱,
对你的不舍。

疫情危急

回来看到新闻——“北航一新生甲流死亡”、“北京甲流病例日增200多”……

今天去学校,发现我们班发烧的不只我一个,很多人也都发烧了,还有咳嗽,咽喉痛等等,不过都照常来了,为了不落下课,中国嘛,成绩第一。

隔壁班比较疯狂,一共35人,只来了15个人,其他人发烧病假,他们很实在——病了就要休息。

走在楼道里,经常听见咳嗽声,由此看来,年级里发烧感冒的人数巨多。后来和其他班同学聊天,得知也有些同学病假没到,也有很多人发着烧坚持。

当初我们年级头两例甲流同时出现在一个班时,学校就让他们周围的几个同学回家隔离了,其他人继续上课。后来区里来了人,才让整个班停课,别的年级有甲流的班也是在区里来过之后停的课。

每天早上都有学生部的老师到班里查考勤,没来得询问是怎么了。学校难道真不知道实际情况吗?我们的健康就那么被忽视吗?即便不是甲流,在这个传染病高发的季节,学校难道没有注意到病假的比例吗?

别里科夫的口头禅——“千万别出什么大乱子”,他的例子用到这里不合适,不过单拿这句话来说,估计要让这句话失望了。

基于Google App Engine的个人代理服务器

最近一直用一个在GAE搭建的web proxy来访问我的Blogger,但是今天发现它休克了,流量超额了。找别的代理也都不太好使,于是乎,我准备搭建一个。

老早就申请了GAE,但一直不会用。Blogger被封之后,也想着用它搭建一个Blog,可是还是由于技术问题,一直懒得去弄。今天在网上看了看搭建web proxy的教程,一步步跟着做了,虽然不怎么懂原理吧,不过觉得挺简单的,并不是很复杂,最主要的是,程序代码借用了别人的一部分。

捣鼓了半天,最后总算好了:https://for-kui.appspot.com/,访问被屏蔽的网站完全没问题。最主要的是,这个代理可以有固定地址的。以后访问Blogger就能用自己的代理了!

不过也在担心,很多搭建在GAE的proxy如今都被屏蔽了,怕我的这个代理会惨遭不测。说实在的,很想很想给输入框的css样式表里添加一句display:none;,可没下得了手...另一方面是担心流量和配额的问题,但看见“Quotas reset every 24 hours.”后,我心里踏实多了。

中国科技馆新馆

图片
还得在家继续休息……无聊之时翻看着电脑里的文件,看了看前几天去科技馆的照片,然后又想到Blogger在Hotspot Shield的帮助下正常访问,就发一些照片上来。

电视上、网上、别人口述都说新科技馆比旧馆大很多,而且也好很多。由于自己旧馆也没去过,所以对此不作任何对比性评论。

莫泊桑的讽刺小说

昨天把《羊脂球》看完了,先前一直以为羊脂球是个物体,读完之后才知道她是一个拥有纯洁心灵和高尚品质的妓女,她当妓女,或许是不得已而为之吧。

之前也读过一些莫泊桑的小说,讽刺性很强,用最纯朴的文字,冲击着社会的黑暗,鲁迅用笔头作战,莫泊桑也恰如此吧。

《羊脂球》所表达的,和曾经语文课本上学到的《我的叔叔于勒》是一个意思,都是对人心的贪婪和自私进行有力的批判。人们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、为了自身利益而搜心刮胆,即便是一个富翁也会吝啬的如严监生一般,良心和正义在利益的驱使下,变得一文不值。

当然,在这些负面人物的映衬下,羊脂球却显得格外闪亮,是那黑暗社会中一盏不熄灭的灯……

咱不是H1N1

早上起来一量表,36.4℃——退烧了。然后跟妈妈商量了一下,就不去医院了。中午,问了问大葱,他去过医院了,不过医院现在不给查是否为甲流,只给做一些常规检查,然后告诉他回家歇着。

后来不放心,还是去医院了。问那儿的大夫,说也不能检测甲流,因为现在试剂有限,除非你情况特殊,才可以去疾控中心监测。后来只能查了查血常规,医生看了看,说白血球正常,我得的是普通的病毒性流感,开了点儿药,就回来了。

下午老师来了个电话,问问我的状况,告诉我说只要体温超过37.5℃,学校规定就必须在家休息7天,因为现在年级里发烧的特别多……妈妈呀!7天呢,课怎么才能补回来。我已经不发烧了,身体也慢慢好了。老师后来说明天我再测测体温,要是还正常,她就跟学校商量一下,看看能不能恢复上课,唉,一定要正常啊!

我居然有甲流症状了

昨天补课的时候,右边的同学感冒了,一直哼哼鼻涕。我坐她旁边,鼻子一直堵着,后来也是为自己着想吧,我换到了最后面,离她远一点,然后鼻子就好一些了。

当天晚上嗓子开始干涩,略微有点儿疼。没怎么在意,因为晚上吃了很多瓜子,和了很少的水,估计是上火。

今天中午起床,除了嗓子,其他的地方还没有觉得不对劲。下午的时候,觉得身上有点儿热了,手发凉,嗓子也开始痒了,一咳嗽就疼,身上也挺不舒服的,量了一下体温:37.4℃――不正常。之后每隔五分钟又测量了两次,分别是37.6℃、37.8℃,开始担心起来了。

有个以前的同学,不行感染甲流了,医院躺着呢。看他上Q了,问他甲流啥症状,他的答复和我现在的状况一模一样,哎呀!再去测一下体温,要是还升高,那就得去医院瞧瞧了。

回Blogger看看

我又去四处奔波了:又看了很多博客,居然也用了用QQ空间,最后暂时落脚在Live

在Live那里杂侃了一些,每次打开那个熟悉但不习惯的发表页面、主页,都觉得那么不适应。时而也会来到这里,看着熟悉、温馨、简洁的页面,很感慨。FoxyProxy战败之后,Fly-Proxy其中的一个也挂了,现在只能用另一个来看了。打开Blogger,看到Navbar发生了变化,幸好当时我代码设置的是鼠标经过显示,要不然又要做个大白了。现在这个就是比以前那个看着舒服,更简约了。

想到一点:以后想写一点暂时不想让别人容易看到的东西,可以把它们安放到这里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