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文

目前显示的是 九月, 2009的博文

甲流疫苗很吓人

国庆训练的人员首先接种甲流疫苗,自己也同意接种了,今天下午去打的针。

到了先给你弄一教室里,问一些问题,自身有没有其它病症或过敏反应等,有问题的就打不了了。医生把一根看着挺大的针扎进了我肌肉里,不过一点也不疼。打完之后,再去另一个教室观察30分钟,没啥不良反应,就走人。

之后每人发了张观察日志,上面列了很多不良反应,有0~24小时、24~48、48~72、72~7天。看着挺慎人的,还有俩字更让人觉得不舒服——“死亡”。

刚才看了眼新闻,北京今天有39000人接种疫苗,14例不良反应,还好我到现在为止,没啥太大的不对劲,只是有些地方会发痒,发痒看单子上写的是没啥大问题。还有...就是...肚子饿了... 一,一

「转」一些短而忧郁的QQ签名

1.想你的时候有些幸福,幸福得有些难过.
2.你走天桥,我走地下道.
3.经不住似水流年,逃不过此间少年.
4.原来地久天长,只是误会一场.
5.热闹都是他们的,与我无关.
6.蝴蝶飞不过沧海.
7.和爱的人吵架,和陌生人讲心里话.
8.我爱你,与你无关.

新生

图片

秋凉

秋凉
夜转一场凉雨,户外又起寒风。
卧榻仰观苍天,起身凝觉秋意。
多恨时光恍惚,夏消叶落雁归。
何愁俱于重阳,又忆去岁此时。

家里来了大怪物

图片
正看着电脑呢,桌子前面有个不明物体降落,然后又起来,定眼一看:我操!这么一只大蚊子!虽说人这么一大动物,不应该有啥畏惧的,不过一开始还是没敢招它,生怕给我一口。
后来那张纸和照相机追着它,准备拍下来。等它停稳之后,发现少条腿。先照下来,然后用纸捅了几下。那家伙也够可怜的,只能飞,不能爬。

归去来兮辞(改)

睡觉来兮,课上困乏胡不睡?既自以形为书役,奚硬撑而坚持?悟书本之不懂,知读书之无用。实漏洞其甚多,觉不学而乐游。师谆谆以教诲,风飘飘而吾睡。问同桌以何时,恨下课之远矣。

乃窥老师,载愠载愣。手持教案……

未完待续。

自己比较喜欢的一些Blogger模板

BTemplates上看了看最新的木板,觉得都挺不错的。我喜欢简约风格的。有几个都有点儿动心想换了,可还是坚定下来保持现在这个。下面的第一个Oriental本是WP上的模板,我也用过一段时间,图案是祥云的和桃花的,自己比较喜欢啦。

选了一些自己喜欢的:

消极之时

消极的时候,是需要做点什么的,不然这种情绪就会变本加厉了。在自己房间里闷了一天了,除了对着电脑聊天,就是面对那些烦人的作业。有时来趣,能写一点,大多数时间还是看见作业就烦,特想撕了它。看看记事本上的作业列表,记了半张纸,不知道何时才能解决了。

想和昨天一样出去遛遛,可不知道去哪儿了,没什么地方可去了。自己太懒,太远不成。近处的,也就那么些马路、楼房。

手里握的笔,动几下就闭上眼睛,想些事情,但又想不到该想什么。很多事情不如愿啊!

落日

图片
天气不错,下午在家里呆不住了,骑车出去转转。路上晃晃悠悠的骑着,很闲暇。风吹在身上舒服极了,虽然一开始有点儿晒,不过还算凉快。先从家里往郊区方向走,然后转向市区,再往老婆家的方向去,最后顺着三环回家。

回来的时候在过街天桥上看落日,可惜只带了手机,没带相机,照了几张照片,效果不是很理想。

类似这样的时候,站在一个较空旷的地方,往四周看:高楼林立,车水马龙,就会感到一丝感慨,有时还有些多愁善感。虽然平时就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,可每次的感觉都略有不同,每次都觉得有些新发现。

Blogger支持显示摘要了

刚刚看到Blogger in draft上的最新一篇文章,内容就是关于“阅读全文”的,以前都是用额外代码来实现这个,现在官方支持了,很好,很强大。

Blogger官方提供的这个,不是根据字数缩减的,而是自己选择卡到哪里,测试一下喽!

我的劳动需要薪酬

今天本来作业不多,可以看会儿小说然后早点睡觉的,可他妈的还得给学校打一份很长的稿件!我操!真你妈气人!凭我电脑好,学校只要一关于电脑的事就找我。我他妈不是给你们工作的,你们不给我工资!下次看我再做的!我电脑坏了!做不了了!除非学校你送我台笔记本,否则,别他妈废话了!

Happy Birthday

今天,咱生日,17岁了!今年的生日,赶上了三个“9”——2009-9-9,哈哈,挺吉利!

手机QQ 2009 Beta1

图片
前几天就看到手机版QQ出2009了,可是适用机型里没有我的。今天回来的车上,没什么可干了,就怀着试一试的想法下载了一个QQ2009,因为适 用机型里,有一些索爱其它机型,而有些机型的系统和我这个是一样的。下载安装,果然可以,没出任何问题。首先界面比以前好看点了吧,其它的什么更省电、更 省流量,我还没有注意,反正QQ已经够省流量的了。

推迟的第二次合练

说,周六晚有雨,全市统一合练推迟到了周日,周日依然下了一会儿雨,还不小。穿着雨衣去天安门了,幸好到了之后雨慢慢停了。拉着道具车,边走轱辘边溅水,有时候还得跑两步,有些同学的包湿了一大半,我的还好,一点都没湿,而且轱辘更白了。

活的不激情了

开学第一天,好几节课都在晕乎,甚至熟睡,不过幸好第一节课没讲多少有用的东西。

近些日子,和几个朋友一样,感觉肩上总扛着个大包袱。都是为情所困。有些时候觉得自己也有点儿装B的样子了,到打完这几个字为止,还没遭雷劈,估计程度还欠缺,毕竟我不是行家。

很多时候,都很彷徨,不知道要干什么,该干什么,然后就是发呆,以此度过彷徨的峰值期。

开学第二天,老师就疯狂地留作业,昨晚1点才睡,今天起来困死了,我理科生,历史课听着听着睡着了,快下课的时候,老师挪过来,说:“XX,下节课你要是再睡,就等着瞧吧!”历史老师和我还好吧,知道她是开玩笑,不过下节课尽量还是保持神志清醒。

数学最差,数学课最困。讲曲线方程的时候,我一直晕过来的,其实我很想认真听讲的。快下课了,我也不晕乎了,看着一黑板的解题过程,回头问川:“那个方程后面为什么写着无解啊?”

由于周六还要去天安门进行演练,今天放学又在学校训练了一小时。下午我肚子就饿了,训练的时候更是有很强的进食欲望。看旁边的赵,从道具包里拿出来了上次合练早点发的火腿,她一直忘了吃了,随后干掉之。然后问还有没有吃的,赵又去旁边的椅子上拿来一小兜,然后又把一包饼干干掉。

放学的时候,学校每人发了瓶睡和一包3+2饼干,路上边骑车边吃,回家晚饭免了。

训练完后,去学校食堂门口看了眼,没看见想想,继而失望地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