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文

目前显示的是 十二月, 2009的博文

未曾放下

心裡真正裝著的那個人,只有她。很多次告誡自己不要再去想了,太痛苦,可做不到。擱筆,躺在椅子上望著屋頂,想到過去的那一段時間,我又何曾把她放下。
……
……
……
造物弄人,我沒有辦法。

卡通画

图片
同桌的一幅画,我拿回来进行了数码处理,并简单上了颜色,效果还不错吧:

杂话一篇

在笔记本上发现了一篇短文,自己以前写着玩的,将其贴至此吧,没有任何欣赏价值,只属一篇大多数文字都无意的草文……
非常人,恰似吾,心憔悴,怎消忧?风声起,一日愁,寒光照,岂心少。
素裹离家怀安然,夜时歌声顺口边。寒光冷照唯影伴,举头凝月檐头悬。
常问苍天以何路,怅然未解寄幽愁。未有至交相与处,独望窗外影疾促。
暇时忆起年岁事,一半欢笑一半茫。确知往事不复返,感怀萦绕我心头。
去事已为去时事,一日当有一日新。意中时常怀慷慨,每逢会意自澎湃。
课堂人在心不在,非愿却又无力及。思绪梦牵我与伊,虚幻总能使人怡。
心难受无语泪流,你又何曾知此否?水月穷空静照寒,忧愁自起奚寻欢?
时光总归没思忆,伊独断乎我胡求。悲苦何时却消逝,复得平淡以继日。
其后方知妞不少,不应将此化为牢。常笑尔等何知我,静眄世事独自乐。

不务正业

图片
今天通用技术讲锯的使用。对于我来说,这已是很熟悉了,小时候在山东,锯经常用,电锯、手锯、双人锯,包括那种大型的,都用过。老师讲完之后,每两人一块三合板,把它锯出一幅七巧板。三合板也熟悉不过了,老家很多人家以此为业,简陋的厂房遍地皆是。

为殇而伤

图片
突然觉得这个字很有意境...

天地间之远行客

人生天地间,忽如远行客。这段时间,生活又起波澜,悲欢交合,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。

今天到家上QQ,好友分组里有一栏“My Love”,有时候里面是一个人,有时候是两个人。一个人的时候是她,两个人的时候是我和她。习惯性地把注意力挪到那里,发现分组人数为0,知道她把我拉到黑名单里了,或许只有这样她才会好过一些。

何以相思且闲愁

近日听了很多古典风格的歌曲,些许是根据古诗词改编而来的。今天无意间听到了一首《月满西楼》,词是李清照的《一剪梅》。唱腔婉转惆怅,悲伤之意句句皆是,词百炼已甚雅,加之幽忧配曲,让我觉得自己本应与此早相识。歌曲听了一遍又一遍,越听越觉得曲好词亦佳。

之前学过一些李清照的词,婉约之风总是让人有怅然涕下的伤感:“满地黄花堆积,憔悴损,如今有谁堪摘”、“物是人非事事休,欲语泪先流”、“花自飘零水自流,一种相思,两处闲愁”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