耶稣破壳的日子

昨晚平安夜,从医院出来去学校,很难打车,路上非常堵。到了之后在学校旁边吃了碗晋面。今天圣诞节,上午接着到医院输液,中午赶去上下午的课。对洋节不感兴趣,也不过,春节吃饺子我乐意,洋节吃西餐算了吧。

身体不争气,周一晚上开始发烧,去医院看大夫拿药,吃完药体温不降反增。周二37℃多,周三38℃上下,再去找大夫,答曰多喝水多撒尿多休息多吃药;周三升到39℃,又去找大夫,仍没什么新结果;周四晚上一夜没睡着,翻来覆去,最后难受的不行了,打开灯量一下体温——多少年没见过这么长的水银柱了。

收拾东西去了友谊医院,挂的急诊,开始输液。急诊里的年轻貌美的护士真够多的,打针、换液、量体温、测血压、记录心率……有几个长得不错,挺水灵,不能怪我多看几眼...xD!

之后几天每天都输液,天天有护士看,明天最后一次了,哎,可喜可悲……

评论

MarQui说…
@ERAIN RUI:
当然记得~ 好久没联系啦
匿名说…
..那是..人家是白衣天使...还给细腻的呵护呢~~宾至如归
..承认吧...身体就是没我好~~多喝水多嘘嘘~~(*^__^*)
MarQui说…
@匿名:
好看是不假,打针下手狠也是真
现在已经好了~
身体嘛,咱俩比一个100m吧...

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

链表的应用

开通此博客的缘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