简记



1976年9月9日,毛主席在北京逝世;1992年9月9日,我在鲁西南出生;2010年9月9日,我在北京加冠。

我一直把生日都看的很淡。由于这是18岁成年,妈妈买了一个蛋糕,还送我一部N97 mini 导航版。在学校收到一把不知谁送的扇子,一个生日礼物还匿名。

我已成年,对于往事的流逝,真是感慨万分。一味地叹息,叹息岁月的荏苒,叹息成立之年来得太突然,我不知所措,掩面叹息,而叹息之间,那一点点我倍加珍惜的时光又悄然远去。当别人引吭高歌前进时,我却为自己的多愁善感哀叹。

日子渐渐变得有些缥缈,只是因为我没有让它变得真实而已。

这一周的晚自习,除了累,其它一切尚好。早上不到7点上五楼,晚上八点半下来,除了学习,其他事情与我们几乎无所关联。4点一刻到5点老师讲课,然后吃饭,晚饭不管好坏,吃饱就行。6点半开始写作业,一直到8点半。学校写作业比在家里效率高很多,我这腰坐俩小时实属痛苦,但只能以更换姿势来缓解,适逢如厕,因之放松活动活动,舒服得很。

本来有好多事想说:我们班原创的爆笑品牌“谢顶红”、“一句话让老师不默写”等等,但新鲜劲过去后,就没有什么想写下来的欲望了。生活的瞬间还需及时记下来,大脑的兴奋也是有时限的。

评论

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

链表的应用

开通此博客的缘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