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挪威的森林》

       木月死时,我从他的死中学到了一个道理,并将其作为大彻大悟的人生真谛铭刻或力图铭刻在心。那便是:
       “生并非死的对立面,死潜伏在我们的生之中”
       实际也是如此。我们通过生而培育了死,但这仅仅是我们必须懂得的哲理的一小部分。而直子的死还使我明白:无论谙熟怎样的哲理,也无以消除所爱之人的死带来的悲哀。无论怎样的哲理,怎样的真诚,怎样的坚韧,怎样而定柔情,也无以排遣这种悲哀。我们唯一能做到的,就是从这片悲哀中挣脱出来,并从中领悟某种哲理。而领悟后的任何哲理,在继之而来的意外悲哀面前,又是那样的软弱无力——我形影相吊地倾听这暗夜的涛声和风鸣,日复一日的如此冥思苦索。喝光了几瓶威士忌,啃着面包,喝着水桶里的水,满头沙子,背负旅行背囊,踏着初秋的海岸不断西行、西行。
上面的一段截取自《挪威的森林》,今天放下手头作业,把最后一点读完。

读完之后,说不出来什么感觉,但心里明明是有感觉的。满满一本书的孤独与无奈,阴阴郁郁的生活,找女孩睡觉,喝酒,走路,用一切办法去排遣寂寞。

内容上很多地方是写make sex的,尤其是后半部分,甚为疯狂,乃至结尾也以此代之。故事写得是日本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事,难以想象那是的日本就如此开放。看到这些地方的时候,我不知道是中国依然很闭塞,还是日本开放的太不可思议了。

读完书的感觉自己心里是清楚的,这本书给我的感触也不小,或者说给我以后的人生又多了一把尺子。

推荐读一读。

评论

1mojim说…
当传统和外来思想融合,就会疯狂了。
Marqui说…
@1mojim:我觉得我快了...

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

链表的应用

开通此博客的缘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