复驾言兮焉求

昨晚一场空欢喜,3点才睡。早上闹铃没响、妈妈没打电话,7点多就自己睁开了眼,仅睡4个小时,醒来却不困。比之以往,都是12点才能自然醒。唉,我的生物 钟被××了。起来开窗户换换空气,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,窗户还是没打开——被冻上了。后来去人人看看,就窗户被冻更新了一条状态,然后得知有几个朋友跟 我一样,也被冻上打不开了,更有一个倒霉的是开着的时候冻上了,一夜没关。

昨天得知今天停课一天的时候,真是乐疯了,作业不用着急了。很多人和我一样,都跟过春节似的,真是很不易,高中里能多一天假,我三炷香顶礼膜拜。

中午食以泡面,美其名曰小资生活,臭其名曰无奈之举。下午无聊至极,玩QQ桌球,玩一局对方就跑,今天运气甚好,瞎打都很顺,对方都以为我用了外挂。昨天把QQ变了一下样子:显示标准头像、清爽资料。不想看到别人的签名,有时这东西很容易让人激动。

后来还是忍不住去她QQ空间了,看了她几篇最新写的日志,心里像是有枚高当量的核武器爆炸了,感觉自然很爽。世与我而相违,复驾言兮焉求?我又能做什么呢?自曰“睡”而睡。

身 体很不适,嗓子很干涩很疼,鼻子也不有点不透气,怕是发烧感冒了,体温计慈祥地告诉我36.7,那为何如此难受。家里很暖和了,我还是穿上羽绒服,带上帽 子,歪在床上入眠。做了个梦,别人梦回唐朝,我没那么大实力,我梦回山东。看到了很多东西:水月穹空照,落日西山头,安宁小村落,鸟语农人家……很好的景 色,只是梦醒皆空罢了。

评论

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

开通此博客的缘由

链表的应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