唯物地回忆



五年前,大约也是这个时候,我坐在教室后面,她坐在教室前面,外面下雪了。她知道我关节不好,每逢天潮、天冷的时候会痛,尤其是手关节。那时的我还不知道学习,上课走神望着窗外,怀着美好。

她穿过来一张纸条,写道:“下雪了,你手还痛吗?……多注意点!”当时看着纸条,我傻乐了半天,很幸福。一会儿看她,一会儿望向窗外,即便雪花飘落之际,也感觉不到寒冷了。

想到这里,手里攥着的正写作业的笔,也停止了划动,搁笔进而思之。曾经和她一起,是多么美满。那时我是田径队,放学要训练到6点半,学校6点静校。正在操场上猛跑的我,突然看见她站在操场外面,原来她一直看着我训练,等我训练完收拾好东西跑出来之后,又找不到她了。

每天放学她都会陪着我,有次周五放学,和她去学校旁边的公园,一起花前月下。每天回家,她估摸着我应该到家之后,就马上打来电话,电话一直聊着,直到睡觉前,俩人才你推我搡、恋恋不舍地挂掉。一起玩QQ游戏的时候,通着电话杂侃游戏的情况,写着作业也戴着耳机,想起来就互相说一句。每逢周六日,几乎都会出去玩。有次她拉着我去溜冰,然后去做皂艺。做皂艺的时候,聊起来了溜冰时候的事儿,皂艺馆的店主是俩年轻人,也和我们一起聊,聊到尽兴,我说了句发着普通话口音的山东话,搞的他们都莫名其妙,哈哈。后来和俩个店主一起去吃必胜客,最后店主一起付的钱,说回到店里再让我们把做皂艺的钱一起给他,只不过我记得后来就找不到那俩店主了,他们搬家了,那钱好像现在还没有给。

和她之间还有很多事情,只是后来分开了,她去了美国,没再联系。

本已将这些回忆尘封,不再去想,毕竟回忆起来也有悲伤和内疚。只是最近的一些事情,让我不得不“唯物”地去解封往事。幻想着会美好,可灰暗的阴云好像越积越多,挡住了阳光,周围变得黑暗,也看不清脚下的路。伤心的时候,先是悲伤,悲伤之极,便不会那么折磨自己了,既然想从她那里得到快乐,而得不到,就只能自己让自己开心了。曾经幻想今天会很幸福,可是现在的我,只能被动的回忆过去,在脑海里捡起那些往事给我的微笑吧。

深知,爱上了一个人,就该全心全意,这些事情不该去想了。我爱她,但感觉不到有人在爱我。每天有人来班里送水果给我,我都推辞,那时,我想到了她。自己一个人发呆时,班里同学看到了我糟糕的心情,便会嘘寒问暖,那时,我想到了她。看见班里一对对的恋人幸福的过着每一天,课下在一起说说笑笑,打打闹闹,互相关心慰藉,而我,却只有一个人趴在窗台上,静静地望着她们班的楼道,渴望能看见她一眼,希望她也会趴在那里望着我,幻想和她之间会比别人都幸福,那时,我想到的也是她……

此时,外面又飘落了雪花,而我,只能自己揉捏着酸痛的肩膀……

评论

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

链表的应用

开通此博客的缘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