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语

乍眼一看,又凌晨1点了。

前几天下了决定,每天晚上10:30开始锻炼,快11点时上床睡觉,一直都在履行。只不过这一到周末,我又泄气了,明儿不上课,也不着急睡了,QQ好友里也只剩下了零星的几个人。

晚上一直在断断续续的写作业,高中苦啊。两篇数学卷子,磨磨蹭蹭写完一张,觉得很痛快,满篇全是字迹,最近学几何,比代数好很多。学代数的时候,我卷子基本上就写个ABCD,大题顶多拽上几笔就完。看着剩下的一张卷子,犯了难,不会了。

刚才和同学聊天,她写不下去作业、看不下去书、上课一听就烦,问我怎么办。我若有其实地说了一番,语气激昂,说的那些话听起来也算个意思。之后想起来,觉得我挺二的,本来自己就不怎么地,还给别人说一堆,就跟自己多好、多有经验似的,其实TM什么都不是,说句不文雅的话——做人不能装B,可我偏偏不知不觉就装了,给俩嘴巴子让自己清醒一下。

很久之前买的《镜花缘》看了一半,后面李汝珍卖弄个人才华的那些章节,我没什么兴趣,书就一直搁置了。后来想去买本《大唐西域记》,必须要说自己无知了,这本书我之前一直不知道是玄奘写的,后来在青年文摘上看到一篇短文,才了解。在网上看了一点点,觉得还可以懂,就准备来一本了。

下午扫了眼书柜,拿起《论语》翻了翻,有一句话说得不错——“君子坦荡荡,小人长戚戚”。看了这句话,我想,自己是不是应该笃行向前者呢?一味的悲伤自弃,小人的作为,我又怎么可以这样呢!

评论

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

开通此博客的缘由

链表的应用